当前位置:六合彩开奖 广州化妆培训中心 > 艺术展出 > 正文

终于有一天,罗一明打来电话,六合彩资料,她的错误拿着发话器叫苏笛去接:“喂,你的小老公找你哩。”苏笛在别人的起哄中也情感高涨:“我就是单身也不找他!”假如不爱,就不会意疼对方为你的付出。女人在所爱的人面前往往低微谦躬,在她爱的人眼前甚至不要自己的尊严。她晓得电话那头能听得到,他想用手拉她。她反而轻松了,反正自己已经亮明观点,他再对她好是他本人的事。罗一明似乎不听到那些决绝的话,下一篇故事,仍是满心欢乐地围在她身边。放假的时候,仍然抢着帮她背最沉的包,拼命地挤上火车占位子,而后守在她的身边。苏笛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一个异性所给予的热闹关心,她乐意做这样发号施令的神,谁叫对方铁心塌地呢。

正真的会晤是在火车站,苏笛在众多送行的人中还是很快就找到了照片上的那个男孩。气象出奇地好,苏笛的头顶上是高高的蓝,她的心境也被染得湛蓝蔚蓝的,没有一丝的遮挡。罗一明并没有照片上的秀气,却也透着优良生的精明。

毕业后,他们都回到自己的城市。她做了外企的白领,他考上了公务员。每个周末他还是去她家,不是在厨房里煎炸煮烤,就是宁静地坐在电视机前,津津乐道地看韩剧《大长今》,直到泪眼婆娑。而苏笛,总是蜷在沙发里,手里捧着一本看不完的时尚杂志。罗一明给她沏好她曾经酷爱的菊花茶,她看都不看他,撇撇嘴:“当初谁还喝茶啊?咖啡,知道吗?煮的!”他不知道,苏笛早已养成了白领们所共有的小资情调。

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合乎这个尺度的男人。男人姓吴,高大威猛,自负,果敢,男人味十足。他开一家小广告公司,有房,有车,还有老婆孩子。苏笛和吴姓男人的第一次是在车里。他们去海边游玩,暴雨突降,两个人仓惶躲入车内。苏笛的衣裙湿透,未婚女孩精美的线条让吴姓男人按捺不住自己的愿望。苏笛早就厌了罗一明之类的男人的体贴,以为吴姓男人粗鲁的揉搓才是真正的爱。半个小时之后,吴姓男人接到一个电话,一个劲地应和着:“好,好,好……”车刚一进市区,他就让苏笛下车打的,说自己有急事顾不上送她了。苏笛站在下着小雨的街道旁,手里攥着吴姓男人塞到她包里的百元大钞,有点儿发愣。苏笛在小车逼仄的空间里明白地听出是他老婆的声音,让他去车站接她的客户。这样的男人不踏实,六合彩资料,离自己太远了点儿,但是如果把最珍贵的东西丢了。兴许,所有胜利有个性的男子都是如此,苏笛这样抚慰着自己匆匆扫兴的心。

 

是啊,夜晚有多懦弱,白天就有多理智。婚礼那天,苏笛艳服缺席。看到他对身边新娘的关爱,克制不住的醋意。如果,如果苏笛稍稍放低了眉眼,今天走在罗一明旁边的就会是她。那天的婚宴,苏笛异样地活泼,像是婚宴的女主人,自动与每一个身边的人碰杯。宴会停止,有人看到她俯在路边的垃圾桶旁,醉了。大醉。

全部大学4年,寒暑假他们都是成双结对地来交往往。可是,苏笛的心就像进校那天头顶上的那片蓝,高高的,也空洞无物,对他一直没有男人女人之间的感觉。苏笛有一次重感冒,罗一明热切地去看她。她和同伴们闲聊,说生病的时候才会想妈妈,想妈妈做的麻辣鱼头。天已经很冷了,罗一明找了几家饭馆才做了一盆麻辣鱼头回来。苏笛尝了一口,太辣:“哪个生病了还能吃这么辣的货色啊!”罗一明讪讪地把汤撤到一边,转瞬就被一房子馋嘴的女生喝得精光。苏笛的室友都看得出罗一明对苏笛的喜欢,惟独苏笛装着掉以轻心的样子。他会记得她的每一个诞辰,她感冒,她头痛,甚至她身体不适的那几天。她微微地咳嗽一声,他就会冲下楼去买来几种止咳药。她说什么,他都会当做首长的唆使去办。她责备他时,他只有冤屈,默不作声。寝室里的同窗们经常开他们的玩笑,两个人也跟着笑,罗一明。有些幸福,苏笛则是戏谑地。

忽一日,苏笛在一本陈年的书中发明一筹措一明写给她的字条,寥寥的几个字:“笛子,中午咱们去小食堂吧?”苏笛有些怅惘,笛子是除了父母以外只有罗一明叫得不拗口的名字。自从跟吴姓男子好上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罗一明,想想也一年有余了吧。她从箱里找到罗一明的地址,同样把这个问题发给了对方。第二天,收到罗一明的回复:女人是局长还是MM并不主要,重要的是爱。爱她就乐意娶她,这种抉择与职业无关,与面貌也无关。如果她是局长,我为她骄傲,她聪慧,有事业心。然而,我不会由于这个才娶她。苏笛忽然喜欢上这种理工科男生才有的理智,执著。她盯着电脑屏幕发呆,本来自己始终都疏忽了罗一明作为一个男人最耀人的智慧。在以前的生涯中,苏笛是幻想的,喜欢遥不可及的高高的蓝,她要的是梦。罗一明是事实的,喜欢脚底下硬朗的矮矮的绿。回首看看,在自己青葱的岁月里,没有一个男人能像罗一明那样不计回报地对她好。上大学时,他淋着雨去藏书楼门前接毫无筹备的她,在拥挤不堪的火车上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给她找位子。工作后,天天打车拐很远的路只是为了接她回家,排一夜的队为她弄到她爱好的歌星Mariah Carey演唱会的门票……

学校的光彩榜上,苏笛和罗一明的照片与名字并排列在第一行。他们俩同时考入北方的那所有名学府,苏笛学外贸,罗一明学盘算机。照片都是侧着身照的,苏笛后来想起来,就像两个老朋友脸对着脸在密切地交谈。虽说在统一所中学念完高中,苏笛却从没见过他。苏笛的父母主动打电话询问罗一明什么时候出发,言语里充斥着女儿有了罗一明的照料就放了心的喜悦。

吃饭时,她懒勤地坐到桌边,毫无胃口地扒多少口饭,然后回房昼寝。苏笛的父母不好心思地看看罗一明,他却无所谓。再一个礼拜天,又来,手里提着从星巴克买回的全套咖啡器具。

这样的恋情连续半年之后,有一个细节就连苏笛自己都觉得意外。苏笛是抽烟的,固定的牌子,520。她吸烟的样子很圆滑,像是有几辈子的沧桑在其中。但她从不当着外人的面抽,除了父母,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罗一明。苏笛在罗一明的面前会很天然地排出一颗烟,从容地点燃,好像他是她的亲人。但是面前的这个吴姓男子,从来都没有过让苏笛放松的感觉。良多时候,她只是他的一个卑微的女仆,她却迫不得已。他们在一起,情欲比爱多。他贪恋她年青的身体,不肯下床。然而,吴姓男子太过自信,自信得常在苏笛面前夸自己的妻子有品位。她是市委副书记的女儿,在邻市盘踞着一个重要的地位。苏笛听到自己钟爱的男人夸老婆,心里很不是味道,就问他:“你老婆那么优秀,你为什么还要背离她?”吴姓男人想了想,说:“你们俩不一样,我老婆是个局长,而你是个女人,这就是你们俩的差异啊。”苏笛在QQ上找所有在线的男网友讯问,如果你碰到女局长和MM,你违心娶哪一个为妻?简直所有男人的答复都一模一样,找一个有本领高智商的女人做老婆,再找一个美丽的MM做情人。苏笛感到很绝望,男人总是太自私又太脆弱,要爱,要占领,却又空心思地精打细算,审时度势。

苏笛不是没有斟酌过他的。她不喜欢理工科男生的木讷、直接,像一泓净水,一眼就能看得到底,没有从前与未来。他具备理工科男生的所有特点,素来不想离自己太遥远的东西,他喜欢踏实的感觉,比方昂首可及的绿。就像他脚下衣着的皮鞋,老是不太亮,给人温良内敛的感觉。想来想去,她的男人不应当如斯的烦闷低调。他应该气度轩昂,声音要有磁性,性感成熟,有深度,有魅力。

爱一个人其实就是平常,爱情须要这样的平实。浪漫的恋情犹如幻觉,没完没了地去寻求只会徒劳无益。她满怀侧重续前缘的盼望,打电话约罗一明出来,这也是她第一次主动约他。他还像先前对她的立场,没有一丝的迟疑。在罗一明和苏笛的关联中,苏笛早已经习惯了自己作为掌控者的身份,以为罗一明非她不娶,认为自己会永远铭记在他的心里,而罗一明也会随时随地隐在某个暗处等着苏笛犒赏般地招抚。在那个城市独一的星巴克里,罗一明递给苏笛一条她抽惯的520香烟:“我女友人顺便从台湾带回来的。对了,我就要结婚了,欢送你来加入婚礼……”后来的话,她一句也记不起。送她回家,他依然名流般走到车的右边为她开门,她却失了态地重复念叨:“再见,六合彩开奖,再见,再见……”想想从前罗一明随叫随到的服从劲,苏笛终是心有不甘。到底是清楚了他的好,又有什么用呢?他就要成为别人的新郎了。她试着拨通了他的电话,语调却已溃不成军:“我想见见你,好吗?”及至见到罗一明,苏笛早忘了女人的自持,眼里泛着泪光。他们去酒吧饮酒,没有语言。罗一明端着羽觞,被动地陪着追悔莫及的苏笛,然后去看他的新居,预感之中的朴素、暖和。他随着她去客房,在主卧室,墙上没有准新郎新娘的照片。她试着去引诱他,她能感到到他谢绝的尽力。她牢牢地依偎着并不强健的他,借此驱走孤单。实在,她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随便处理过自己的身材,好在有酒做借口。凌晨醒来,他略显忸怩,不敢看她:“你梦里在笑。”苏笛看到窗外透过来的阳光,突然有了从梦幻重重坠落回现实的疲倦和灰暗。前夜的暗昧、撩拨、情话、缱绻,在阳光下只剩下粉碎的丑陋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

一个人即使没有钱

效益斐然的“馊主意”广告

爱上物理系的傻师兄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总统的衣服

笼中人

总统的衣服

弯曲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爱上物理系的傻师兄

自省

效益斐然的“馊主意”广告

拉断一千根琴弦

一个人即使没有钱

十年期满